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惟君 · 问战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日志

 
 

杂感~  

2009-03-21 18:13:36|  分类: 流水青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期六上班~郁闷~下个大雨~更加郁闷~~

反正都是郁闷了那就来写点郁闷的东西吧~

这两天逛坛子突然觉得自己可能真是老人了~前段时间和小偶他们聊天还被他们鄙视年龄小~当时颇不服气,毕竟也是跟着纵横一起走过来的~

遥想当年第一次在纵横发图,给我加分评语的还是C来着~看的第一篇文是《花雕》,因为当时绝大多数文不论CP都标的"猫鼠",浏览了数页才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标"鼠猫"的文,就是《花雕》~笑~所以现在说顺口的还是"猫鼠"~不过后来发现很多鼠猫文也是标的“猫鼠”,就干脆从最后一页看起了~当时日明区的文共79页,幸好不是现在这个量,不然真是会死人的~笑~

看到现在不少人推荐的作品,突然感慨很深,毕竟我所怀念的那一批作者现在还能被人提起的已经没几个了~现在被推荐的作者大多数是后来的新人~但说实话~我还是对老的作品情有独钟。一来是因为我是个比较容易怀旧的人,二来老的作品比起现在的风格要含蓄的多。当然白文是哪个时代都有的~不过当时的白文还不像现在白文那么模式化~雷点也不像现在这么多~真的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了~这也是很无奈的事~

以前催文催的也是非常勤快的事儿~催游弋的文、尤紫的文、还有妙妙的K的蓝枫的亚亚雨的三火的......~当然最多的还是C的《破阵》~现在这些斑斑没有一个再继续填坑了~就是小雨年初时突然冒了个小坑芽据说还保不定要年更了~早些时候还奋力的催了红荷亲的文~结果这只没填我催的坑~填其他的文去了~不过这只还算不错的~毕竟现在能见到的还在写猫鼠文的老作者已经不多了~比如金铜亲,当年这位大人的文笔可是很豪情的~估计现在已经没几个人还能想起这位大人了~

再比如日月行空的好些位朋友,也都不再写文了~本来对柏绿的RP非常有信心的~奈何论坛改版后也有好几篇文成坑的~小绿的文笔调子一向不高,但是分外亲切,故事也很巧妙。小寒的也是,可惜《错爱》的下部成坑了~不过我喜欢她的短篇,意境非常独到,比如那篇《曾许》,读完后的感觉真真是“也难消散也难留”啊~还有叶子的文,她的文不多,最有影响的就是《又是一年春来早》,奈何她也是因为这篇文离开猫鼠圈子的,《觅了时》改了2版,第2版虽然是非耽的但写的非常漂亮,比第一版言情的高上去太多层次了~可惜大家只看到她的《又是》~其实她真正下功夫写的是第二版的《觅了时》,那是她用心去理解的猫鼠,奈何没有多少人用心去看。就好比当年易阳的《跋涉》,改成非耽版后反而更有感觉,可是现在也没多少人记得了。之前和朋友说,我觉得入门的起点真的很重要,如果我能更早些看到《龙图耳录》,或者某些朋友的文的话,我可能对看文的选择会更考究一点,对文章理解的切入角度会更正确一些,其实看不看的懂文我觉得不是在作者的写作能力,而是在读者的理解能力。往往很多时候是因为自己的不理解而不能很好地去认识文章,这是相当可惜的事情。和剑聊的时候就说,小之的文笔真是非常好的,不过很少有人能真正读懂她的文,比如《被盗版的传记》,当年在纵横连载时追的人非常少,比如《红荒》,基本上我没在一篇推荐文里看过有人提到它,也就是清水在这文发表后非常难得的写了一篇评论。我跟一剑笑说这文太好但是太意识流,每遍去读的感觉都不一样,怕是我很难有真正读懂的一天。说到这儿我又想起BLUEMOON~资历很深的一位大人,她的文章不多,但是层次很高,不论是《独立》还是《漏夜》都是非常考究的文,当年很多人都研读过,给出不同的看法,真真是让人受益的好文。此外还有写猫鼠的DOVE亲和T大,文章都写的很是深刻。还有pleasure亲~虽然《活着》一文颇受争议,不过P的文笔绝对是没话说的~当年看她的《霜天小角》那叫一个惊艳,文中小白小展的一言一行的风骨就是放现在也是很少有人能写出来的。就是当年看《活着》撇开一些逻辑问题,我还是很感动于文中的展昭的。

 

好的文章不在你会不会抒情,而在你会不会写故事,就像清水在写《旱天雷》时说过“我只想给大家讲一个很美好的故事”。而很多时候寓意和情感就是在故事的一点一滴的细节中展开的,当某一刻你看懂了,或是产生共鸣了,那才能真正体会文章的美好所在。有很多作者还没有掌握如何说故事就急着要开始抒情,也有很多读者还没能看懂文章就急着下定论,其实都是很肤浅的,且在同人这个圈子里非常容易误导他人。我很赞同某论坛上一位朋友的话,既然是写同人,那最起码要去了解人物的原形,否则写出来的只能算是原创,或者同人的同人。好比论坛上有人问小白到底婚否,《龙图耳录》第五十四回清楚的写着:

——胡烈道:“并无别事。唯有一宗,小人正要回禀员外:只因昨日有父女二人乘舟过渡,小人见他女儿颇有姿色,却与员外年纪相仿;小人想员外并无家室,意欲将此女留下与员外成其美事。不知员外意下如何?”

其实很多东西想要了解总有其方法的,端看你有没有那份心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